“我胡汉三又回来啦!”寝室门被一脚踹开。
“我儿子又回来了。”埋在被窝里玩阴阳师的兄弟小声嘀咕。
“这狗儿子又回来了。”上铺兄弟翻个身愤愤地说。
“.......”我坐在床上默默弹吉他。
虎哥穿着条裤衩躺在对床看番剧,一声不吭。
2017.3.30

前侧桌哥们回头说:“如果明天是昨天就好了,那样今天就是星期四了。”
“那今天是星期几呢?”
“......”
2017.4.5

突然锋利的回忆,割裂所有那些惨淡混沌的片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