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:“想起我朋友说没必要做什么心善的人,善良都只是出于道德束缚?”

B:“涉及人性本善还是恶的哲学思辩问题,老实说我也不知道。”

A:“善良嘛,感觉不用刻意去那个什么什么,做完该做的就可以了……吧。”

B:“大概,对于我,我清楚自己大多数时候并不那么善良,甚至打内心漠视一切。”

B:“只是我受的教育却告诉我不能那样表现罢了。”

A:“比如呢?”

B:“好比你发一张自拍,很丑。”

B:“我不会告诉你把自己脸p得好长,但我会提醒你配的口红色号好像并不和你很搭。”

A:“噢,这真是我听过最伤人的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