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回富阳拿点东西,坐在514上,光线从侧边车窗懒懒地照进来,连月不见的太阳难得出了次全勤。

车厢里意外有些闷热。

菩提寺到富阳公交站正在修地铁,车多路窄,幽灵堵车。车流行的很慢,加上道路坑洼,一路上颠簸不止。

我趴在前座靠椅上,双臂枕着下巴,昏昏沉沉地犯困。
车行至受降,猛得来了个颠簸,屁股不受控制地腾飞,差点没磕掉牙。

司机嘀咕着抱怨,有乘客窃窃私语。

抬起头,车流仍是缓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