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什么学科还是技术,学得愈深,走的愈远,就愈觉得这个世界仿佛是被精心设计好的。每当接触一个新领域,数不清的问题便接踵而来,解决一个又出现一个,过去所学全为之后所阻服务,环环相扣,即便这样积攒的疑惑仍旧越来越庞大,在如山岳般的知识体系面前单一个体看起来是这么渺小无力。

很难想象这些繁杂艰深的技术,是怎么经由一代代人发现拓展完善成如此规模,更难想象技术其背后基于的自然科学规律又是如何诞生的。

或许科学的尽头真是神学,也未可知。